从早浪到晚的《夏日冲浪店》,如何拉拢年轻人的心?

俗话说:大海只求了夏天一半的幸福。

一年四季中,夏天是属于年轻人的季节,再高温的天气都挡住没法他们获释青春荷尔蒙。阳光、大海、沙滩、小食、冲浪……只凭想象脑海里已经有一副令人向往的画面了,如果再加上年轻美好(合法露出)的肉体,靠近都市生活的闲暇假期,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神仙暑假”吧,而这档爱奇艺自制综艺《夏日冲浪店》的播映,就符合了年轻人对完美夏日的幻想。

冲浪文化席卷而来

近几年随着说唱、街舞、潮牌时尚等主题的节目的流行,年轻人文化逐渐渗透到大众生活中,而一直耕耘“年长文化”,并坚持创意传达的爱奇艺,这次又将镜头对准了一批“浪人”,把冲浪文化带回观众面前。

在《夏日冲浪店》播出之前,外界一直对“冲浪”不存在着误解,指出它是一个门槛很高风险相当大的运动。其实不然,冲浪也分为休闲和专业两个等级,对于大众而言,只要有兴趣,人人都可浪。

有数据显示:2019年非官方统计资料冲浪总人口数不少于4000万人,但中国大陆冲浪活跃人数仅为5000-8000人,专业浪人更是只有 600人左右;再与百度搜索比较,冲浪话题近半年的搜寻指数仅为700+,远不及足球、篮球等大众活动;《夏日冲浪店》播映前,微博冲浪超话仅有4100位粉丝,严重不足足球、篮球运动话题的五分之一;而知乎中关于冲浪的话题,关注者也将近1万人。

节目组在前期调研阶段,便了解到每年6月20日是世界冲浪日;在明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中(原今年),冲浪首次被纳入奥运项目。爱奇艺灵敏的感官到这项运动即将会被大众关注,选择这样一个冷门运动为题材,也是基于一种落后的市场判断。

如今节目已圆满收官,最终在豆瓣收获了8.1分的超高评价,随着节目播映,观众逐渐理解了“冲浪文化”的魅力所在,越来越多人通过节目被这项运动更有,并产生兴趣。

正值暑期,加上国内疫情也获得有效控制,国内几个冲浪圣地在今年夏天步入了一个旅游高峰,不少年轻人都前去打卡,亲自体验了一把冲浪的快乐。

自在如风的浪人精神

《夏日冲浪店》和其他街舞、说唱类节目不同,许多人从没有亲自认识过这项活动。如何让更多人对它产生兴趣并理解它呢?节目没有使用体育竞技的形式去展现出冲浪运动的魅力,而是以开店经营的形式将它打导致一部慢生活的真人秀。

生活慢综艺的蓬勃发展,让人们越来越注目于当下生活节奏,他们期望停下,慢下来,为自己忙碌的生活留一些扭转局势空间。相比冲浪文化,节目中所展现的“浪人”生活,更能引起观众们的注意,这档夏日限定的清凉综艺,让观众们在家也能云享用到海边的“浪慢”。

《夏日冲浪店》的四位常驻嘉宾黄轩、韩东君、乔欣、黄明昊四位明星将在21天内,一边自学冲浪一边经营一间冲浪店。虽说是经营一家店铺,但是节目并没给员工安排硬性的KPI,以至于全员都抱着一种“佛系”的心态来开店。

如果非要说一个节目对嘉宾的硬性拒绝的话,那就是幸福至上。怎么快乐怎么来。四位嘉宾也是身体力行地将这种快乐的浪人精神贯彻到底,在这种慵懒随性的氛围里,碰撞出有不少综艺感觉。

黄轩作为冲浪店经理,冲浪技能在线,管理模式非常佛系,还不时展现出2G离线老干部反差萌的瞬间;

擅长于摩托等各种项目,直线条的韩东君,是气氛担任,一开始就立下“冲浪很非常简单”的flag,结果是四个人最后才学会的;

乔欣作为唯一的女嘉宾,是全员中的可爱担当,在经营小店的过程中展现出非凡的商业头脑,大家还送了她一个“小算盘”称号;

8G少年黄明昊是年纪最小的嘉宾,也是玩得最嗨的一个,四人组里最快学会冲浪的他为节目流经元气满满的能量。

几期看下来便能对这四位派驻嘉宾的性格有所理解,都是性格开朗大方的人,他们之间的互动也让人深感自然难受。

节目组没有剧本,也没给嘉宾另设挑战性任务,一切全凭嘉宾们的“主观能动性”,所有摄制日程,全凭他们自己制定。

原本节目是每天十点开始录音,但因为韩东君每次都会提早一两个小时睡觉下海冲浪,摄制组也不得不回来去拍摄。于是就有了他一个人累垮了整个节目组这样的神秘画风。

与其说是它一档综艺节目,不如说它是真实生动的生活体验,整个节目在一种肿胀自在的气氛中进行,嘉宾回到这里,立刻不会被这种“佛系”快乐的气氛感染,拿起来自都市的压力,尽情在大海里获释自我。

酷盖王一博来到节目也完全飞来自我,脸上无时无刻都挂着笑容,每次下海都兴奋到野人叫,遇上喜欢的摩托艇更是玩游戏到停不下来,临走时还恋恋不舍地说“我挺想回来的”。

不止是他,每个来过这里的嘉宾都迅速地爱上了这里,四位嘉宾在收官之季也说有机会还不会回来。

这大概就是所谓“浪人精神”。《夏日冲浪店》的冲浪教练田乐是一位资深浪人,在他身上,观众可以最直观地感受到冲浪文化代表的生活方式――生活简单随性,一切全凭喜好。

来这里玩游戏冲浪的年轻人,没那么多物欲,每天穿著大短裤、花上衬衫,自由自在地冲浪,靠近网络和都市的喧嚣,全身心投入到每一朵浪花中,这样的生活对浪人来说就是仅次于的快乐。

从都市而来的嘉宾们也被这种生活态度所病毒感染,逐渐转变了冲浪店的经营理念,韩东君一开始很在乎营业额,到后面画风也变成了快乐最重要。

相比在大都市中普遍存在的压力和情绪,这种靠近都市的新兴生活方式如今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青睐。凤凰网地球青年图鉴、《时尚芭莎》、《COSMO》、《GQ》杂志还为此曾为专题报道,许多媒体活动也开始将目光聚焦在浪人群体身上。

大型种草现场 引导年轻潮流

要体现一个节目的热度,还要参照它的种草能力。

节目中嘉宾们穿的花衬衫已被无数人种草,成为这个夏日最in潮装;录制地点海南万宁,也成为新的网红度假胜地。除此之外,节目中出现各种年轻人玩游戏的游戏、道具也倍受青睐,嘉宾们冲浪 的美白泥、冲浪服等一系列冲浪套装,一度攀上淘宝、小红书的热搜榜;甚至连节目里的BGM,都有不少人在线欲歌单,《夏日冲浪店》可以说是完完全全为年长群体自定义的潮流节目,从内到外展现强劲的种草能力。

作为深谙年轻人文化的平台,爱奇艺亦关卡了许多全新营销玩法――“夏日快享季”,花式浪一夏。

节目官方牵头百词斩杀推出词海打卡,让学生党们一起在“词海”幸福冲浪,“娱”教于乐;

3D冲浪大屏出其不意经常出现在上海街头,更有众多观众前去打卡围观,让在都市生活的人们也能隔空感受到夏日海风和汹涌波浪;

官方牵头长隆水上乐园一起发起寻宝打卡挑战,关卡冲浪新的玩法,线上线下一起“浪个不够”!

这个夏天,冲浪文化正慢慢走入年轻人的生活。马蜂窝、去哪儿、三亚之眼摩天轮、潮汐app等展现出出来的大海与权利默默影响着年轻人,希望他们南北大海,亲自体验浪人生活。

节目通过种种新奇有趣的营销方式,在喝酒住行的诸多日常场景中狂刷不存在感觉,打造出一个成熟“旅游产品”的概念,从旅游进击到生活方式,以年轻人喜欢的方式与他们创建相连。

《夏日冲浪店》全员不舍告别,海洋公益在路上

如今节目圆满收官,对在这片沙滩中体验了另类“浪人生活”的嘉宾们而言,这一月来的体验让他们进账丰厚,收官之日每个人都公开发表了一篇小作文表达不舍。

冲浪店经理黄轩,认真感谢着冲浪店的所有伙伴,还想约着下次和小伙伴们重逢万宁之后冲浪;热情的韩东君在这期间爱上了冲浪这项运动,也感受到浪人生活的爱情和随性;“小算盘”乔欣感慨过去二十一天的生活美好得像童话,在那里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浪人朋友;年纪大于但是很善良的贾弟弟为大家带给了超多快乐,在这段阳光沙滩的浪人生活,收获了很多能量,支持他之后追梦前行;

冲浪店店长资深浪人田乐,从录音到播出,陪伴节目三个月的时间,亲眼见证了冲浪文化一点点转入大众视野,看着冲浪运动被更多人注目,浪人所代表的“有激情,有态度”的生活方式被越来越多人接纳,他由衷感到难过和快乐;教练西哥发自肺腑地感激《夏日冲浪店》宣传、影响了国内冲浪和冲浪文化;大熊更是为其他人爱上冲浪而快乐,同时自己也找回了做冲浪教练的初心。

字里行间除了流露出对节目的青睐和眷恋,更多的是引发对当下生活方式的思考。其中田乐一直在节目中特别强调的海洋环保也受到当地游客和观众们的积极响应。

众所周知,海洋污染问题一直很严重,但是却一直没能成为倍受注目的公众议题。但在《夏日冲浪店》中,海洋污染问题反复提起,这也是浪人一直注目的事情。于是在第一期节目中,节目组就呈现出了四位实是嘉宾在海滩捡垃圾的画面。

冲浪店全员参加了“净滩行动”,一边偷垃圾一边鼓励游客们也来一起捡垃圾,节目里他们还发挥出有各自的才艺,举行垃圾兑换礼品的小活动,让更多人参予到这项有意义的活动中去,将海洋公益的意识融入到节目中。

不仅如此冲浪店最终的营业收入也将全部捐赠给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助力发展海洋公益事业。

从节目内到节目外,《夏日冲浪店》一直身体力行地去推动海洋公益事业的发展,对于在海边生活的浪人来说,这也是他们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今《夏日冲浪店》已完满收官,无论是质量还是口碑,它都不仅是一档引领年长潮流的节目,更利用年轻文化的内核表达出更普世的社会意义和价值。

从结果来看,爱人奇艺这次依然没大打出手,在固守内容品质的同时又已完成了一次对节目新形态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