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回归如何应对新挑战

本文转自【北京青年报】;

千呼万唤中,2020赛季中超联赛终于获得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后,订于7月25日揭幕,分别在苏州赛区和大连赛区举办。中国足协在7月1日中午官宣了这一消息,不过官方信息里并未涉及新赛季中超联赛赛程、赛制、外援登记与上场办法等竞赛方案细节内容。

虽然受疫情影响,新赛季中超联赛周期被大幅压缩给各俱乐部集训参赛带给诸多难题,但没什么比生命身体健康安全更为重要。只不过,预示着联赛开赛日程确定,一系列连带问题接踵而至,必须中国足协及联赛各有关方面集思广益、攻坚克难。这个赛季的中超联赛注定不平凡。

防疫工作为第一要务

中超开赛不能非常简单拷贝CBA模式

按照体育总局拒绝,中国足协从5月中旬到6月下旬,持续对新的赛季中超联赛开赛方案内容展开重复修改。但中国足协没能向外界公布还包括新的赛季中超开赛时间表在内的方案细节,也是因为涉及工作面对的问题极其简单。

首先,中超联赛等足球赛事的开赛,必须符合中央及各属地防疫政策的拒绝。中国足协在办赛问题上,始终不会把防疫工作作为第一要务,因此首先要具体哪些地区(城市)需要办赛、不愿承办中超赛事。

其次,中国足协通过过去一段周期的勘察及综合项目管理后,证实当前满足大规模集中、赛会制、高水准足球比赛的地区非常受限。就中超而言,其场地除符合竞赛及训练必备的草坪的基本条件外,还需符合场地照明、转播、视频助理裁判技术设备设置等配套拒绝。

从竞赛规律来说,类似于赛会制比赛的举行,如果场地使用过分频密,那么场地一般来说每隔三天就需要拒绝接受必要的水土保持、修复。因此同一赛区客观上就需要备出尽可能多的比赛场地。此外,中超各俱乐部从防疫及竞赛需求考虑到,须每天在专属训练场展开训练。由此不难辨别,中超足球联赛在实施办赛条件工作过程中面临的难题近多于CBA篮球联赛,将CBA模式非常简单读取中超联赛的做法行不通。

确定苏州、大连两赛区

7大工作组紧锣密鼓筹备

就在“上海市、广州市主办中超赛事”的方案被否后,中国足协将实地考察方向迅速集中在足球运动开展较好、足球基础设施良好的苏州市、大连市。

苏州曾接续过国脚与印度队的国际热身赛及上赛季超级杯赛。至于大连市,作为为数不多的同时主办过亚洲杯及世俱杯赛事的城市,其各项硬件设施、气候条件也都非常适合接续中超这类赛事。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为保证中超赛事得以顺利进行,还专程于端午节前后赴大连、苏州,为当地办赛条件“把关”,同时也加强协会与两座城市的友好关系沟通,从而为办赛寻求更多有力支持。

等候开赛国家发改委的同时,中国足协有关中超联赛开赛筹备工作已如火如荼展开着。比如,端午节前,协会特意按职能推出了防疫、竞赛、后勤保障与招待、商务、媒体转播、裁判等7大工作组实施开赛筹备工作。7个小组的组长都是协会相关工作的精英骨干。如竞赛组、商务组、裁判组分别由协会涉及部门的负责人朱琪林、董铮、刘铁军兼任小组联合人。由原竞赛部部长戚军领衔的防疫组成员于6月30日拒绝接受核酸检测,以保证于7月初成功出京、进驻赛区部署防疫工作。

中国足协近期还曾从协会其他部门调来出相当一部分业务骨干增援中超筹备工作组。部分组别成员在前不久协会全体员工统一拒绝接受核酸检测后,还将为进驻赛区拒绝接受两次检测。

开赛目标不追求“大而全”

还须合理选曲赛程

此前中国足协有高层代表曾就足球赛事开赛事宜与篮球界人士、还包括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展开过交流,融合CBA联赛准许开赛的经验,中国足协也调整了国内足球赛事开赛策略,不执着“大而全”,而将“力争开赛”的重点目标集中在中超联赛上。也就是说,先谋求最重要的顶级男足职业联赛开赛,再根据实际情况逐步推展其他国内赛事,还包括女足赛事的启动。

中国足协设计中超开赛方案,还须合理编排赛程。特别是在亚足联一再重申本赛季亚冠联赛、世预赛40强赛要在今年内费尔南多·阿隆索的背景下,中国足协在联赛赛程选曲上需要严格领会国际足联、亚足联的“竞赛精神”。据悉,初订于10月、11月进行的40强赛最后4轮比赛还有可能面临进一步推迟。也就是说,亚足联过去半年时间里有关各项赛事赛程、赛制的动议、决议都不具备绝对意义。一旦各会员协会国(地区)的疫情出现了新变化,那么其竞赛决定也首先要符合“防疫及人员健康安全”的必须。

中国足协从竞赛、商务研发等角度出发,还须兼顾联赛赛程相对原始。从近期协会中超竞赛筹备工作情况看,新的赛季中超联赛并不会被打造出成为“简单的淘汰赛”。

力保竞争公平

成足协下半年最无以“考题”

中超联赛能够准许开赛,中国足协、各俱乐部、联赛各涉及利益方及球迷某种意义上取得了共赢。但在赛程削减、赛制发生重大变化的背景下,中国足协必须在确保“赛事竞争公平”等工作中流经更多技术及智慧元素。

按照证实的赛制,新的赛季中超联赛首阶段将进行分组比赛,16支球队平均分在两个小组内展开双循环小组赛。两个组前4名、后4名球队在第2阶段赛事中分别进入“争冠组、保级组”进行3轮6淘汰赛主客场制比赛,产生冠军、亚冠及降级球队。对此,有俱乐部曾经提出异议。举例来说,有俱乐部认为,既然受赛程缩短、亚冠与40强赛赛程紧密影响,中超联赛为什么坚持采行首阶段双循环的赛制,而不直接选择15轮单循环赛制?

事实上,中国足协在拟定中超开赛方案过程中,始终希望需要最大化确保联赛规模,也就是赛事赛程的相对原始。相当一部分俱乐部开赛前在人员补充方面付出了极大投放,部分俱乐部为争取外援、外教及时归队,还通过采取部分类似手段并为此付出巨大经济代价。如果联赛仅仅草草完赛,那么俱乐部的投入难免导致巨大浪费。此外,保证赛事相当规模,亦是对球迷及联赛各赞助、转播机构利益的重要确保。而亚足联对于参加亚冠联赛的各会员协会职业联赛,也有比较具体的场次规模要求。

中国足协涉及人士曾这样说,“从联赛确认延期开赛时起,中超联赛接下来无论采取怎样的赛制,都不有可能尽善尽美。对中超联赛而言,能在确保人员健康安全前提下开赛,比什么都最重要。”但不得不说的是,按照最终推行的中超赛制,类似“部分球队首阶段蓄力、淘汰赛发力”的情况恐难以杜绝,联赛竞争公平性如何确保、消极比赛会否复现等一系列问题,将持续考验中国足协和联赛各有关方面。

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杜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