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丰台区青少年马术基地主力苏氏三姐弟驰骋内蒙古,领航马背旅行!

6月,马背旅行第三季终于拉开帷幕,西拉木伦河畔马场步入数位重量级骑友到访,第一队满员23人。

其中有三位“小朋友”夺得了全队人的目光和赞许,他们就是来自北京,均年幼习马,且已在马术上有着极大造诣的北京丰台区青少年马术基地主力苏家姐弟妹三人——苏宇梵、苏铭钰、苏宇丛。

image001.png

▲姐弟妹三人最高年龄差达15岁。大姐苏宇梵现任马术“梦之队”广东省马术队运动员;二弟苏铭钰为北京市马术队运动员;三妹苏宇丛年仅7岁,有数5年驾龄。

image002.png

大姐 苏宇梵

九零后,芳龄20+,驾龄16年,广东省马术队盛装舞步运动员;2017年入围东京奥运会舞步运动员大名单;中德马术化疗首位专业治疗师;首位法国盖乐普马术证书骑手;

image003.png

二弟 苏铭钰

零零后,16岁,驾龄10年,丰台区青少年马术队队长,北京市马术队运动员;2019年二青会代表北京睡衣舞步团体,障碍团体铜牌获得者;2020年将首次参与全国锦标赛。

image004.png

三妹 苏宇丛

一零后,7岁,驾龄5年,小学一年级,喜欢舞蹈、网球、钢琴,精灵古怪,开朗活泼,懂得分享,乐于助人,为有史以来参与马背旅行年龄最小的骑手。

姐弟妹三人均年幼习马,拒绝接受正统德式马术训练,动作娴熟,技艺高超。这次参与马背旅行,驰骋乌兰布征,是三人的第一次草原“野骑”。同时,姐弟妹三人也是西拉木伦河畔马场迄今接待的最为专业的骑手。

image005.png

image006.png

image007.png

看三人骑马,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用西拉木伦河畔马场首席马术指导三哥的话说道,这三个小家伙一上马,那就是“行家一使出,就知是不是”。 最显著的感受就是身体的线条美,无论是慢步、快步,还是跑步,都那么耐看,那么有味道。强壮朴实优雅,柔美中充满力量。行云流水,相当流畅。

image009.png

▲ 小妹妹苏宇丛年仅7岁,2岁时由妈妈扶着第一次上马锻炼,现已有5年“驾龄”。

三哥说道,小妹妹从一上马握住缰绳的那一刻起就震撼到他了,“这个技术没几年的底子下不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地地道道的小行家。无论是控马能力,身体的协调性,还是腰身力量都没得说,平日里认同少不了无数艰难锻炼。

没错,从一开始的慢步,到轻快步、压浪快步、跑步的训练,苏宇丛从2岁上马起到现在,每天持续不间断的练习,已经坚决了5年。

除了与生俱来的马背天赋和坚实的基本功,让每一个人都连连点赞的是小妹妹苏宇丛坚毅的品格。

野外骑行不是渡假出游,很考验个人体力和自理能力。

四天显野外的日子,历经暴晒和冰雹,风餐露宿。每天很早起床,离去被褥行装,洗漱上路,几乎没间断。

还忘记第一晚我们扎营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坳里,草原的初春还具有几丝寒意,就连大人也冻醒几次。

小妹妹一句责怪没有,一句软弱不提,没一点娇气,从始至终跟着大部队骑马完了一百多公里路。

对于热爱野骑的人来说,这是一种艰苦,也是一种享用。但对于一个仅7岁的小女孩而言,她承受得要远比大人更多。

敢于体验,并坚持到底,就是最大的意义。

image011.png

image012.png

▲ 二弟苏铭钰16岁,是北京市马术队睡衣舞步、场地障碍两项项目运动员,也是二青会代表北京队的主力运动员之一。

二弟苏铭钰身手敏捷,反应迅速,三人中最快融入野骑。

赛场上长期且多种的运动训练使苏铭钰享有良好的身体素质,耐力过人。

再加上十年如一日练就的高超骑术,他将野骑中的那种随心所欲展现得最是淋漓尽致,潇洒自如。

这次野骑是他初次认识西部马鞍,仅用了十来分钟便已闲庭信步。此后的几天中,他还尝试了蒙古鞍,也同样很快适应,游刃有余。

国内自然驯马第一人的叶子老师也参与了这次马背旅行,行程的最后一天,有很长一段路是在西拉木伦河中过河自行车。

他们一同在最前方赶马,见几匹马有奔出的迹象,二弟流星般抄到马群左侧,加速跃至几匹马前方,轻而易举挡住欲离群的马匹,不过几秒功夫。

苏铭钰的灵活性给叶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悟性高,归属于无师自通那种”。

他第一时间就能明白如何“围追堵截”,对妙处心领神会,把握得恰到好处。看似奔放,实则浑厚细腻。

和平日里在马场上的苛刻训练不同,野骑需要让人完全放开身心,摆脱束缚。

第一次尝试野骑的苏铭钰非常享用这种自由的状态,仿佛置身于电影里,身临其境体验了一把西部牛仔的乡村生活。

鲜衣怒马,英雄少年,马背上看尽世间繁盛。

信马由缰,交错荒野,马蹄踏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阵尘烟。

image013.png

image014.png

▲ 大姐芳龄20+,是国内最年轻的睡衣舞步运动员。全队中骑马姿第一,无人超越。

大姐苏宇梵是国内最年长的睡衣舞步运动员。

15岁起参加全国性的舞步比赛,多次代表北京、上海、广东出赛,年纪轻轻却资历深厚。

数次勇夺北京市各项比赛的桂冠,2017年还获奖了东京奥运会舞步运动员的大名单。

姐姐的骑姿是最可爱,最标准的。看姐姐骑马是绝对的视觉享受,赏心悦目,叫人连呼过瘾。

即使是风驰电掣般狂奔,也朴实皇家马术的高雅。

西拉木伦河畔马场也特意将最可爱,同时也是浪最大的阿拉伯马给大姐骑乘。会骑马的人都告诉,一般人很难驾驭浪大的马,但大姐骑乘起来非常得心应手,驾驭自如。

尽管有过赞誉无数,但大姐行事非常高调,对那些赫赫战绩,她只是低头微微一笑。

只有当聊起她一直在做到的帮助脑瘫和自闭症患儿的马术康复公益项目时,她才主动开始了滔滔不绝地激动讲述。

得益于年幼时一次在欧洲的训练,父女二人首次认识到针对自闭症患儿的马术康复项目,意识到马术运动的珍贵意义所在,当即要求把马术康复训练引进到。

随后的几年间,苏宇梵先后多次回国德国就学,考取并沦为了中德首位马术专业治疗师。

与此同时,父亲创立了致力于青少年马术教育的中隆马术俱乐部,并成立了以大女儿名字命名的苏宇梵社会心理服务基金,免费为脑瘫及自闭症患儿提供马术康复训练,填补了在这方面的空白。

苏宇梵还将加拿大的马术康复训练教程引进,现已有原始的中文版教材可供使用,并致力于推动其在马术康复领域的传播与交流。

九年间,针对每个患儿每周展开1-2次的康复训练从未间断。

训练的场地也正是苏宇梵每天训练的地方,所以她一直都在身体力行的和这些患儿进行交流和接触。20翻身的她,对这一类似群体有数着很深的理解。

她说,马术康复对患儿的帮助非常明显,其中有一位脑瘫患者小力(录:小力为化名),12岁第一次回到马场时,还无法瓦解父母的照料,且语言能力轻微损毁,很难与人沟通。

在坚持展开了5年的马术康复训练后,现在的小力已经可以独自从家乘公共交通前往马场,并可以与陌生人展开简单的基本交流。

这是小力的父母,也是许多患儿父母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

至今,他们总共帮助了20多名自闭症患儿。20这个数字,代表的不仅仅是孩子,而是20多个因此而近乎碎裂的家庭。

有人将热爱融入生活,有人将热衷付诸事业,很显然,苏宇梵在这条路上迈进了比常人更远的一步,她将在这条路上继续探索,构建在社会中的个人价值。

聊起这些时是马背旅行的第三天晚上,草原上升起一团篝火,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二十岁的女孩儿眉宇微皱,胸腔中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

她口中这些年所做到的力所能及的“小事”,殊不知,是在无形中转变和影响了多少人的大爱呢?那一晚,那团火,和大姐眼中的光,久久自燃在我心中。

不会骑马这件事,不仅仅反映在技术上,更最重要的是自学懂得如何和马交流,彼此信任,共同遇事。

因此,马术这项运动也能在无形中使孩子构成许多杰出的品格。

生活中的二弟多才多艺,讨厌狩猎,网球,自行车,西餐厨艺也很精湛。一言不合就弹吉他唱歌。

image016.png

马背上的二弟英勇飘逸,充满力量,马背下的他是个非常懂事、忠贞的小绅士。

进出电梯时,他会用手臂为他人推开着电梯门,并转身女士先走;拿东西总是帮人托最重的,从不多说什么;睡觉时,也张罗着先给姐姐妹妹倒水、盛饭。

image017.png

▲ 第一晚露营旁有一处小河,二弟先背妹妹过河,再扶着后面的人一一过去。

二弟的种种绅士作为,除了较好的家教氛围,也和他从小习马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马术本身也是一项绅士运动,在人与马的完美因应中,可以很好地磨练出有骑者的优雅风范和尊贵气质。

image018.png

有可能是“大姐”的身份大不相同,苏宇梵具有远远超过同龄人的成熟期和沉稳,一路上总能看见她细心坦诚地照顾7岁的妹妹。

她时刻都会提起精神,使调皮活泼的妹妹“尽在视线之中”。每次看见她如此熟稔的照顾妹妹的生活点滴时,经常让人忘了,其实姐姐也不过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孩子啊。

更不禁让人想到,和她同龄的独生子女,是很难具有和懂这般如何照顾他人的能力的。

短短四天,从姐弟妹三人身上,我受到的震惊不是一点两点。

他们总在不知不觉间就给我这个大人上了一堂课,弥补我的缺点,帮助我沦为更好的人。

其中,数三妹给我带给的感动最多,在此共享几个细节给大家:

每一次休息,我们吃完西瓜(我们的马背旅行,冰镇柠檬水、冰镇西瓜、桃子无限供应),妹妹都小声地跟我说:“姐姐我们缴了西瓜皮去喂马吧”。

说来惭愧,我其实是第一次骑马,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马。

面对这样一群“庞然大物”,我的本能反应是不敢靠它们很将近,寄出西瓜皮时也是畏手畏脚,担忧被咬。

而妹妹却不一样,鬼小灵精的她在马群中钻来钻去,体态轻盈,来去自如,把瓜皮一个相接一个的喂到马儿的嘴中,没有任何躲闪。

在她心中,对马没“惧怕”,不设防,视马为伙伴,充满信任。(有必要说明的是,西拉木伦河畔马场的马匹为马场主呕心沥血所选,甚是老实、懂事,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也许这和她从小习马,了解马的习性有关。但是和她那对待一切事物都敞开心扉和随时随地打算拥抱世界的状态相比,我的那些多虑、猜忌和胆怯,是多么的令人自惭形秽啊。

image019.png

▲ 每天到了营地,妹妹都会先帮姐姐一同铺好被褥

还有一次,队友在草原上发现了一种咀嚼一起酸酸甜甜的野菜“大黄”。

妹妹兴高采烈地拿来给我辄,听见我“好吃”的回复后,她很自然地说:“那你也拿去给你同居的姐姐分享吧!”

原话哦,妹妹用的就是“共享”这个词。

这样一个懂共享美好事物的小朋友,日后她所进账的,将是远比美好事物本身更能令人感到符合的快乐。

image020.png

精灵古怪的三妹还说道过很多蕴含哲理的话。

我由于初次骑马,还找将近骑乘的正确姿势和感觉,就“骑坐”向三妹请教。

当时她正低着头,手里玩弄着一根小草,卷起来,放开,卷一起,放开。

然后抱住头望向远方的草原,用很平和的语气,若有所思地跟我说道:

“你要和马融为一体。”

我怔住。

淡淡一句,云淡风轻。不讲战术,不谈高度。富有禅意,意味深长,道出了超于马背的人生境界。

多么可爱的三妹呀!

当“老父亲”遇上西拉木伦河畔马场

image021.png

说了这么多三个孩子的故事,我想要各位看官最关心的当然就是孩子们的幕后大boss——三姐弟的父亲了。

早在6年前,父亲苏晖通过马术教育实行的“复合式教育”就引发了媒体的注意,还曾接受过《三联生活周刊》的专访。

现任中隆马术俱乐部董事长的苏晖是京城仅次于的马主之一,他的三个孩子均年幼习马。

孩子们在进账一技之长的同时,也塑造与收获了各自独有的性格和优秀的品质。

父亲始终侧重为孩子们创造归属于他们共同的情感维系,他把马术作为一项家庭承传在经营,马术已经沦为他们家庭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随着三人的骑术日趋成熟期,送给孩子们一次新鲜、好玩、有意思,并且安全的马背旅行不仅可以作为他们兴趣的伸延展现出,还可以磨练野外生活能力,在大自然中体验多元的草原民族文化,创造专属他们的贵重回忆。

这里有一段小插曲。

去西拉木伦河畔马场的路上,爸爸本来说,要让三个孩子独立国家地体会几天野外生活,他不会“阻碍”任何,怕影响孩子们的状态。

到了马场,爸爸最先跟马场主打探的就是“每天的宿营地离最近的给养地有多近?能无法驾车过去?”

而西拉河畔马场马背旅行的一大优势就是,每天的宿营地离最近的补给地,也就是大本营,均在30公里以内,有成熟的车辙路可回头。

是的,白天,队员们跋山涉水,最大有可能的体验丰富的地形地貌,其实每晚的落脚点距离大本营都可驱车往返。这样做到都是为了安全,让每一位骑友安心,也让家长安心,可见马场主在路线设计上的良苦用心。

于是在后来的几天里,无论多晚多早,老父亲都会来营地看望一下孩子。给孩子们拍电影视频,陪伴孩子不吃顿饭。

他也调侃自己是“名义上的投资人,实际上的生活制片”,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image022.png

▲ 图中左起依次为大姐、三妹、二弟。什么“兄友弟恭”“其乐融融”,这次旅行中算是胆识到了。

马背旅行完结后返程,非常幸运地,途中我去到了他们的住所做客。

有一次和姐弟妹三人出外,路过电影院,二弟兴致勃勃跟我讲解起他们一家人标准的周末散步线路——“先到电影院看电影,再去附近的烧烤店打牙祭。”

这样的全家“路线”,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老父亲的苦心其实已经达成了。

姐弟妹三人,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味觉记忆,我想要从此以后,在他们的人生轨迹里,还多了一项共同的“马背旅行”。

一同走过村庄,翻越峡谷。一同饮马渡水,沿河而行。

牛羊也观赏,好奇地向他们张望。马踏水花,激起千层飞浪。

阳光击穿林间,映上他们的脸庞;余晖水浸大地,洒在他们的身上。

也许再过几年,他们会带着伴侣和孩子再次来到这里。

去交织的水花中找寻踏过的青春,奔向辽阔的草原深处重现当年的时光。

愿乌兰布统留给他们茁壮的秘密,愿为马头琴奏响专属他们的篇章。

愿所有的情谊与故事,就像缓缓流淌的西拉木伦河水一样,蜿蜒流向远方。